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对话首批支援武汉董沁中心医院医疗队队长:我们如何做到医护零感染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PC版),后台可以自由更改

对话首批支援武汉董沁中心医院医疗队队长:我们如何做到医护零感染

原创 zuowenwang 52°c 2020年03月26日 13:01 散文精选
  移步手机端

1、打开你手机的二维码扫描APP
2、扫描左则的二维码
3、点击扫描获得的网址
4、可以在手机端阅读此文章
对话首批支援武汉董沁中心医院医疗队队长:我们如何做到医护零感染摘要:

从1月28日到3月20日,蔡辉带领甘肃医疗队137人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完成了防疫救治援助工作。离开武汉前,蔡辉总结说:不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违背感控原则,这个底线丝毫不能含糊,不能把医疗队暴露在风险中。3月18日,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候诊区,医护人员正在为等待就诊者测量体温。《财经》记...

总字数:6225

  从1月28日到3月20日,蔡辉带领甘肃医疗队137人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完成了防疫救治援助工作。离开武汉前,蔡辉总结说:不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违背感控原则,这个底线丝毫不能含糊,不能把医疗队暴露在风险中。

  3月18日,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候诊区,医护人员正在为等待就诊者测量体温。《财经》记者信娜/摄

  文/《财经》记者 信娜 编辑/?王小

  武汉市中心医院再次失去了一名医护人员。

  2020年3月20日上午,因感染新冠肺炎,武汉市中心医院伦理委员会成员刘励离世。一位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人员向《财经》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

  至此,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武汉市中心医院已痛失五位员工。此前,眼科医生李文亮、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眼科副主任梅仲明和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病毒离世。?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医院感染率高,是无法回避的问题,需要管理层反思。

  3月20日,首批支援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甘肃医疗队,离开了坚守了53个日夜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返回位于武汉江岸区的驻地。李文亮生前所在的后湖院区的少量病人,由该院医护人员接手治疗,该院南京路院区已恢董沁复普通门诊及病区。此时,这家140年的医院如何从疫情重创中得以恢复,是摆在眼前的难题。

  截至3月19日,武汉连续2天新增确诊和新增疑似人员为零,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自3月17日起,3600多名援鄂医务人员将分批陆续撤离武汉。

  甘肃医疗队计划于3月21日离开武汉,返回甘肃。这一刻,医疗队队长蔡辉终于能松一口气。来汉之前,他们已经从新闻里或多或少了解到即将支援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严重以及李文亮医生。

  对蔡辉而言,自1月28日到达武汉的那一刻,有一块大石头便压在他心头:如何保证参与支援的医护人员零感染。

  武汉东湖樱园真是樱花盛开,成片早樱连成浅粉色的烟海。近几日,樱园特别对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免费开放。

  出于安全起见,甘肃支援队并未前往赏樱,慎终如始,蔡辉称,“留一点美好,留一点想念”。

  截止目前,从全国各地而来的3600多名援鄂医务人员新冠病毒零感染,即便身在医护人员一度感染最严重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甘肃医疗队也全身而退。3月20日,蔡辉接受了《财经》记者专访,详谈他带领137名甘肃支援医护队员在武汉奋战的日子,如何尽最大努力做到了支援队员零感染。

  最大压力是保证“医护人员零感染”

  《财经》:到达武汉之前,你对武汉的疫情有哪些了解,最担心的是什么??

  蔡辉:说实话,从来到这开始,就一直有两个压力,一个是开展医疗工作,另一个是压力是医护人员零感染。

  刚开始,压力对我来说很大。对环境、病毒浓度没有心里没有底,对我的队员也不熟悉。

  很多年轻人没有经历过,也没穿过防护服。通过视频练习的再熟练,还是跟实战不一样,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工作强度。

  我很担心,念叨最多的就是,老同志要把年轻同志多带带。这些娃们,要保护好。

  《财经》:你们来武汉后看到的情况,和想象的一样吗?

  蔡辉:我们1月28日乘飞机,下午一点多到武汉。

  之前也做了很多准备工作,通过新闻,以及朋友、同学了解武汉的情况。但跟实际看的还是两回事。飞机一落地,整个机场空荡荡的,只有我们一个队。那个感觉没有兴奋,是一种肃然。你说沉重不至于,但是空气有点凝重,是真的。

  最年轻的队员才22岁。队员们或多或少,都会有点紧张。一路坐车从机场到驻地,大家很少说话,更多是惊讶。

  你可能没法想象出,在一个大都市里,是没有车的,所有的门窗都是关着的。这感觉,这辈子都忘不了,就像是战士到了战场。

  一下飞机后,这种感觉很真切,透到骨子里。

  《财经》:当时是否已经听说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感染比较严重?

  蔡辉:刚到武汉的时候,市中心医院作为定点医院不久。我们听说,在这之前,有很多同事倒下了,很多医护人员感染。我们说倒下是说 “中枪”了,不过那时还没有人牺牲。

  身边的同事一个接一个感染,医护人员的压力是很大的。一个是面临接诊的压力,需要接诊很多病人。

  第二个就是,子弹也好,士兵也好,很少。

  队友倒下时,对其他人的冲击力是很大的。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问,“今天怎么没见杨院长”。前面领路的护士很不高兴,回头说,我们杨院长病倒了,隔离了。

  我懵了,觉得自己的语气可能伤害到她的感情。我们是一种很轻松的状态,并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

  我到现在都记得这件事,走在路上,我再和这位护士说话,她不理我了。从这一点上,能感觉到他们的情感。

  《财经》:你第一次去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当时情况如何?

  蔡辉:1月28日下午三点多到驻地,行李是五点多到的。行李刚到,来不及处理,我和队里其他负责人就去了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得看看以后要面对的战场是什么样的。

  我去看了临时隔的休息区。每个人都很繁忙,有事情完全不知道找谁,也不知道去哪个房间,也不知道物资放在哪里。就是到战场的感觉,援兵来了,前线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医院医务部的负责人在现场,可还没有接到指挥部的正式通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排病区。但是我们得马上做这个事情。

  当天晚上大概5点多,我和杨名院长(武汉市中心医院副院长)简单谈话确定几件事:一是要先培训,关于诊疗和防护,我们本身也需要实战培训。

  第二是,商量如何合作。如果中心医院没有太多人力来配合我们,就把一个整的病区交给我们,让我们来管。这样我们初步把合作方式确定下来。

  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违背感染防控标准

  《财经》:支援队哪天开始接手工作,当时武汉市中心医院院内感染防控改造情况如何?

  蔡辉:1月29日,也就是到达武汉第二天开始培训,下午4点半,培训刚结束,就接到医院的电话,希望当天晚上能接管病区,因为病人比较多。这完全超出我的想象,刚刚结束完国家的培训,我们自己还要进行培训,甚至还没时间认识彼此。

  挂了电话,我们紧急开会。

  培训的时候,大家还没有那么紧绷,结果马上就要去病房,突然变得凝重。1月29号晚上6点半到7点,我们一起去中心医院。当晚,接手了一个病区。

  当时医院正在改造,也是边摸索边改造。说实话,我们都是综合医院,没有很好的感染防控经验。医疗机构的大楼,不是按照传染病医院设计的。所以改造怎么样才能符合条件,谁都说不上,困难也很多。

  今天按这个路径改,有漏洞,这样医生和患者会交叉,第二天就要调整。

  举个例子,最开始三天(1月28号到1月30号)每天进的门都不一样。第一次是从最侧面门诊的门进去的,第二次换了一个,第三次是从前面的门进去的。医院也在不断地改善感控的路径。说明那时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感控路径,也能看出来是一个很紧急的情况。

  《财经》:你们是在什么情况下又接手了第二个病区?

  蔡辉:我们用了一周的时间把各项工作和生活理顺了,比如排班,车辆进出,队员生活。队员也达到一个稳定的状态。

  所以,再接第二个病区的时候,我们很有信心。

  2月4号左右,第一个病区慢慢收满了,这时医院提出,能不能再接一个病区。病区是17个房间,刚开始要求疑似病人单人单间,后来慢慢放开。一个病区最多收治42个人,少的时候17个人,每个病区的格局相似。2月5号,用了一天时间,就把接管了第二个病区。整个过程很顺利。

  《财经》:为什么又分出力量去支援武汉协和医院重症病人治疗?

  蔡辉:2月7日下午4点多,接到电话,当时武汉处在最难的时候,外面重病病人特别多,需要提高治愈率。

  所以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定点接诊重症患者,而其他支援队还没到。

  我们需要抽调30名重症医护人员去武汉协和医院。这都是我们的精兵强将,10个重症科医生,20个重症科的护士。当天晚上6点钟,临时开会,把医生和护士的意向名单理出来,但还没有决定。

  那时,我们刚接了一个病区,才开始平稳。这在分出力量,相当于釜底抽薪。

  我记得送队员去协和西院的时候是,正月十五。吃汤圆的时候,这边一波人吃汤圆,那边一拨人要离开。汤圆是分开吃的。

  我们录下一段现场视频。整个视频都是静悄悄的,107名队员送30名队员去另一个战场,去前线的更前线。

  因为治疗重症患者感染的风险更高,涉及插管,工作强度也更大。

  《财经》:有的医疗支援队到达武汉后会先停下来两天,制定院感标准,再开始工作,你们当时紧急上岗,对院内感控方面最担心的是什么?

  蔡辉:在我们大部队来武汉中心医院之前,也就是大年三十,一名队员先跟随国家感染组到武汉。他已经提前和院方沟通和梳理了院内感染的防控措施和管理。我们来之前,已经梳理得差不多了,可能有一些小的细节流程还需要完善。

  不论是治疗还是院感,我们和中心医院一直都有沟通。当时大家都很难,一些没有办法完成的事情,我们也没有硬提,比如楼道改进的问题,是做不到的。

  要有完全独立的通道,门不符合推拉,要换成感应的。硬件的条件如果达不到,提出来是没有用的。只能是在现有条件下完善它,比如,隔离区和半隔离区之间,如何摆放座椅、物品等。进出这个区域的人员也需要分批进入,避免病毒浓度过高。

  休息区管理上,需要避免交叉感染,这方面,我们会明确提出要求。

  因为我们不知道当时中心医院医护人员什么情况,哪个人是否已经感染。所以要求队员休息区有单独通道,和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之间,尽量不要交叉。

  靠什么撑过在武汉的这些日子

  《财经》:当时防护物资是否够用,有医务人员说物资最紧缺的时候,甚至要用雨衣、塑料袋,支援队有没有遭遇同样困境?

  蔡辉:刚到那天晚上(1月28日),我们在会议室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分了组,安排第二天的工作,比如培训和清点物资。随队带的物资也不少,但如果放开用的话,撑不了一周。

  所以刚到武汉,我们就清点物资。因为不知道战线会拉多久,也不知道物资配给是什么情况,就得算着过日子。刚开始用创可贴贴破损的防护服,把塑料袋套在脚上,这些都遇到过。

  塑料袋主要是套在脚上,是符合防控标准的。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符合防控标准的,只不过

对话首批支援武汉董沁中心医院医疗队队长:我们如何做到医护零感染

防护物资有优质与劣质的区别,类似面料好坏的问题。

  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违背感控原则,要按照感控标准来做,这个底线是毫不含糊的,不能把队员暴露在风险中。

  《财经》:其实,医护人员在极度劳累,身体透支的情况下,更容易感染,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蔡辉:中间我们还抽调了30名重症医护人员支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留在中心医院的医生由一天4班变成一天3班,护士倒班也更勤,平均1.5天到2天就要上一个班。到第三、四周的时候,大家明显处于疲劳状态。7名护士发生不同症状的晕倒,还出现职业暴露的,比如针把手指扎了,也有胃疼的,各种状况太多了。

  那时真的到了濒临崩溃的时候,弦不能松,得一直挺着,不能撤退。

  大家都到了身体的极限,感染的风险很大。这时国家刚好出了一个方案,让医护人员调休。海南省派了30个医务人员,想加入帮我们换班。我们的情况很特殊,一个支援队分在两个地方。

  后来协调下,请海南支援队的医护人员把我们在协和医院的队员换回来。

  我们也向中心医院申请,将接手的两个病区压缩成一个,统一排班,这样一个医务人员工作一天,能休息两、三天,边工作边调休,才缓解了体力,而且队员一旦出现身体不适,就马上做检查。

  《财经》:这个过程应当并不容易。

  蔡辉:我们常常说,我们不容易,武汉的医务人员更不容易。我们才“打”几天,他们都多少天了。

  支援武汉中心医院,快到一个月的时候,2月22日,中心医院写了一封感谢信。里面有三个关键点,最早到达,最快速度投入战斗,始终坚守。看到这个,我们很感动。把感谢信发到群里,大家都很欣慰。

  《财经》:现在你们实现了最初的支援目标,支援队全体医护人员也做到了零感染,你觉得这中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蔡辉:平稳度过接手病区后的第一晚,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1月29日,中心医院本来准备让我们一下子接两个病区,根据现实情况,当天接了一个病区。进入病区先熟悉情况,捋顺以后,再收病人。同时,请医院派了一个医生和护士,因为很多东西不了解。先把这一夜守下来。

  当天只收了5个病人,不敢放开。但是那一晚,很重要。

  一方面,万事开头难;另一方面,也了解实战到底是什么样的,给后面的医护人员传授经验,大家就不会那么紧张。

  这一晚,我们制定了防止感染的规则。路径怎么走,从哪里进哪里出,在哪里休息等,还规定要两两进入病区,忘了什么彼此互相提个醒,因为大家会慌的。穿衣服慢一点,脱衣服更慢一点,不要急。

  我们说保护队员零感染,靠什么?我觉得要靠管理的细节。你能往前冲,关键是落实细节。队员恐慌,怎么减少恐慌,除了生活保证和心理咨询,最重要的,就是把工作做细。

  《财经》:作为亲历者,你怎么看这次疫情?

  蔡辉:疫情是残酷的,这种残酷,你可能仅看病,看CT片,看不出来。但是从医护人员,从患者的遭遇中,能感受到。

  病区第一位死亡的病人,我印象很深,是一位86岁的老人。那晚的情况是,急救车一车一车把病人拉过来,一车20多个病人。当时医院只开放几个病区收治病人,每个病区只能住七八个病人,病人得一个一个先排着,再领到病床上。

  还没等到领去病床,这位老人就在急救车上去世了,就是这么快。不知道病史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现实是这样的,很残酷。

  《财经》:期间,最触动你的人或者事是什么?

  蔡辉:2月13号,病区床位很满,有一位68岁的老太太,住不进来。她有很多基础疾病,我们很担心她的病情。老太太还不知道,她的老伴已经去世了。她儿子和我们说,他爸爸在另外一家医院去世了,他不能再接受妈妈也去世。

  我们决定加个病床,等了半天,老太太没来,于是联系她的儿子,对方说,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现在在等殡仪馆的车先把我父亲拉走,我才能送母亲来医院。这句话,让我触动很深。

  好在,老人的治疗效果很好。

  2月13号住院,16号病情好转,22号病情就稳定了。后来核酸转阴可以出院了,我们去送她,老太太很开朗。她说,等好了,请你们吃饭。那时,她还是不知道老伴已经去世了。

  送完她上车,我们这些大老爷们眼睛都湿了。

  通过她能看到这个城市的创伤,很触动。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阅读本文,希望本文对您有所帮助!

本文链接:https://www.scxzl.cn/post/66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zuowenwang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内页底部广告(PC版),后台可以自由更改
百度分享获取地址:http://share.baidu.com/

这里的内容可以随意更改,在后台-主题配置中设置。

百度推荐获取地址:http://tuijian.baidu.com/,百度推荐可能会有一些未知的问题,使用中有任何问题请直接联系百度官方客服!
评论框上方广告(PC版),后台可以自由更改
推荐阅读
04月01日

周燕清:开学复课季 大同消防现场服务保校园安全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3次

?黄河新闻网大同讯(记者胡雁通讯员吴伟)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大同市高三年级迎来了开学复课,为进一步做好校园消防安全工作,坚决消除安全风周燕清险和火灾隐患,推动学校开学复课有序进行,3月26日,大同市消防救援支队到即将开学的大同大学检查消防安全工作,现场服务指导学校安全开学复课。期间,大同市消防救援支队支队长王鹏详细了解了学校在防疫期间的消防工作情况,并到学生宿...

03月31日

陈艾玲:上海:小区适度放开 允许快递外卖等进入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7次

陈艾玲央视网消息:日前(24日),根据上海市疫情变化,上海民政局表示,在继续严格规范的前提下,可以适度放开住宅小区入口管理,允许快递、外卖等非小区人员凭借绿色随申码通行。在上海市杨浦区这个住宅小区,记者发现外卖人员和快递人员在进行体温检测出示绿色随申码后,就可以骑行电瓶车进入小区提供派送服务,外卖员大都采取无接触配送。而在宝山区这个小区...

03月31日

刘矜兰:新冠疫情“冰封”希腊楼市 房地产业或遭严重冲击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7次

中新网3月28日电据欧联网刘矜兰援引希腊欧联通讯社报道,新冠疫情影响各行各业,希腊国民银行分析师日前表示,由于当前疫情令希腊国内及全球经济充满不确定性,因此至少在短期内,料将会对希腊房地产业产生重大影响。据报道,希腊国民银行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鉴于希腊房地产市场对旅游业及其它经济部门的高度依赖,预计希腊房产价格在今年前几个月会停滞,甚至会饱受压力,当前的疫情发展关乎房地产业受影响的程度,但只要...

03月31日

刘层层:冯献荣:抗疫归来 最想吃儿子包的饺子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6次

锦州市中心医院首批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冯献荣医生和队友们一起回到锦州,隔离休整,这几天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即将中考的儿子。冯献荣医生大年初二,冯献荣和锦州市其他13名医务人员首批出发驰援武汉,她是瞒着自己上初三的儿子“偷偷”走的。几天没有看见妈妈的身影,孩子一直追问爸爸。无奈之下,冯献荣的爱人才把她驰援武汉的事告诉了儿子。当孩子...

03月31日

李世慜:欧洲疾控中心:新冠疫情在气温上升的夏季结束可能性较低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5次

【环球网综李世慜合报道】据日本共同社27日消息,欧洲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ECDC)日前发布预备性风险分析称,新冠病毒疫情在气温上升的夏季结束可能性较低。该中心提到即使在新加坡等高温多湿地区,病毒的活动也没有停止。该中心认为,因此若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欧洲在今后几周内患者人数恐将超...

03月31日

黄清恒:桂林弘帆桂通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7次

随着社会经济水平不断提高,汽车日渐普及,给人们出行带来诸多方便。虽说现在有车族越来越多,但并非所有会开车的朋友对汽车都有所了解。很多人只是了解汽车的基本操作,但实际并未养成良好驾驶习惯,这样不仅比较危险,而且还很伤车。像这6种驾驶行为就超伤车的,尤...

03月31日

孙欣欣: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钧达股份融资5亿难解资金之“渴”|界面新闻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8次

文|财联社黄路3月26日,钧达股份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营收和扣非净利同比分别降8.39%、72.26%。公司自2017年4月登陆中小板后,前后两轮融资合计5.3亿,却呈现业绩持续滑坡,经营活动现金净额连续三年为负的怪象。另外,公司应收账款、存货高企背后,实为产品销售不畅,资金回笼存在困难。由于营业净利率年年在降,公司需依赖融资资金...

03月31日

陈大康:广东惠州破获一起特大非法出售濒危保护动物案件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4次

图为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缴获的非法收购、出售濒危野生动物。惠城区公安分局供图中新网惠州3月27日电(杨燕玲陆佳君宋秀杰)记者3月27日从广东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获悉,近日,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根据“净网2020”专项行动部署,以智慧新警务为依托,多警种合成作战,成功侦破一起非法收购、出售濒危保护动物案件,抓获嫌疑人2人,缴获国...

03月31日

韩宝林:【共同战疫】夏粮丰收有信心,春耕有备不惧寒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5次

央视网消息(记者徐辉)3月27日15时,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负责人王志华,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副司长刘莉华,中央气象台副台长魏丽,国家气候中心气候服务首席专家周兵,介绍防范气象灾害保韩宝林障复工复产和春...

03月30日

陆帆:武汉城市交通、商业功能逐步恢复 积极展开复产复工筹备工作

发布 : | 分类 : 散文精选 | 评论 : 0人 | 浏览 : 8次

央视网消息:随着武汉抗疫形势持续向好,目前,湖北武汉市的公共交通陆帆、商业网点等城市功能也正在稳步有序恢复之中。昨天(27日),武汉地铁大智路车站进行了检测工作,为今天(28日)恢复运营的轨道交通线路做准备。今天,武汉轨道交通1号线、2号线等6条线路将恢复运行,涉及到的184座...